毛毯

半条毛毯一世情 谢万里:这是四叔唯一的遗物

  跨越了70年,今天上午,在南京雨花台纪念馆的弘扬厅里,两位老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。

  虽然来之前,谢万里已经知道“半条毛毯”的故事,但是当那条粉白格子花纹的毯子真的放到自己手里时,他还是忍不住落泪,任凭毛毯捂在脸上,久久不能放下……

  雨花台纪念馆里,站在杨斌先烈遗像前,谢万里默默地看了好久:四叔,我又来看你了。

  谢万里今年68岁,从天津赶来。他说,当年寻找四叔,几乎花了半个世纪,主要是名字对不上号。

  杨斌,原名谢远源。谢老回忆,他父亲兄弟四人,谢远源排名老四。1929年,他父亲考上武汉大学,1933年,四叔考上北京大学,两人先后入党。1938年,兄弟俩最后一次见面,从此四叔杳无音讯。

  后来,谢万里的父亲四处寻找他的四弟,“可以说,我们家把所有的领导都麻烦了一遍,还是没有任何消息。直到1983年,我父亲跟随天津老干部团到雨花台来参观,看到了我四叔的像,名字却叫杨斌,一时激动,晕过去了。”谢万里透露,经过核实,确认杨斌就是他四叔谢远源,“这样,我们全家才知道四叔牺牲了。”

  据介绍,杨斌牺牲时年仅36岁,1943年初至1945年,他先后担任苏中区党委秘密工作部部长、城市工作部负责人等。抗战胜利后,任中共中央华中分局二地委组织部长。1947年初,任华中分局十地委副书记,主持十地委城市工作部。当年5月,因叛徒出卖在上海住处被捕,后解来南京,于1948年4月牺牲在南京保密局宁海路看守所。

  不过,今年的“清明祭”却格外有意义,他获赠了他四叔唯一的遗物:半条毛毯。

  这半条毛毯,珍藏在江苏如东双甸镇村民仇明祥家中近70年。仇明祥老人透露,这是他已故的父亲仇甫成1952年从部队返乡时,带回的唯一行李。据介绍,这些年,仇明祥家历经几次盖房搬家,丢失了很多当年的老物件,但这半块毯子却是个宝,尽管最薄的地方只剩几绺细线。

  仇明祥说,他父亲出生于1922年,20岁时入党、参军。1943年到1946年,成为时任中共苏中区党委秘密工作部部长杨斌的贴身警卫。“从小就听父亲说,杨斌是他的老首长,两人同吃同住。”提及毛毯,他说,他父亲有一次跟杨斌一起外出执行任务。那是一个下雪天,仇甫成身上的衣服很单薄。于是,杨斌就把自己的一块毯子剪成两半,分了一半给他。从此,这块毯子杨斌和仇甫成一人一半,各自保存。

  仇明祥说,杨斌牺牲时,父亲已经调任时任苏中区政委陈丕显的贴身警卫,听说杨斌被叛徒出卖而牺牲,非常痛心。常常感慨,当年若能陪同首长前去上海,两人互相照应或许还不至于落入敌手。

  1982年,仇明祥去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参观时,无意间看到了杨斌烈士的介绍。回家后,仇明祥立即将此事告诉了父亲仇甫成,得知这一消息,仇甫成非常震惊,直到此时,他才知道当年的首长牺牲在南京。

  1983年,仇甫成因病逝世,去世前,老人仍牵挂着这半块毯子和老首长杨斌烈士。“临终前,父亲很想知道杨斌有没有后人,他想把这半块毯子交给杨斌的后人,并再三交代,要找到杨斌烈士的后人,并把毯子交还。” 仇明祥说。

  当半条毯子放到手中,被裁减的痕迹清晰可见,谢万里忍不住掩面而泣。“我四叔没留下任何东西,照片也很少,这条毯子应该是他唯一的遗物。”

  了结了一桩心事,告慰了先逝的父亲,仇明祥也是一脸的轻松。他说,半条毛毯如愿交到了杨斌后人手里,现在放在了雨花台,“既有教育意义,又能讲好革命的红色故事,比放在我们手上更精彩。” (毛丽萍)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为什么在冬天毛毯坐上去不冰冷?

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展开全部你的皮肤表面的温度往往高于附近的其他无生命的物品。接触这些物品的时候,皮肤表面 [详细]

  • 纯毛毯如何保存存放

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第二、防潮。尽管腈纶吸湿能力较小,不易霉烂,但腈纶毛毯的经纱一般都是棉纱,当棉纱糟烂时 [详细]

  • 高铁上可以要求乘务员提供毛毯吗?

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1、高铁上只有商务座会提供小毯子。一般的座位是没有的,但是如果有特殊需要,是可以要求乘务 [详细]

  • 毛毯怎么辨别好坏?

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:7326获赞数:147224工学硕士,从事机械行业,擅长英语,爱好历史。向 [详细]